中国古代哲学讲什么?

  若论中国古代哲学似就不能不一同提到儒、释、道。但区区尝在另一处曾自儒学角度试图说明“哲学为何”的问题,如今看来,其中的主要意思,似亦正可以之来尝试回答本问中“中国古代儒学讲什么”的问题。姑先移置至此: “依儒学,哲学就是解决宇宙、人生诸大根本问题的一门学问。
  因其事关宇宙,故必求究知宇宙实体,亦即本体。因其事关人生,故其亦与修为有关。所以在儒家,长久以来,研习儒学,首先就是为了成为一个道德的人。而近人尝有语谓儒学为‘成德之教’,理由也就在此。 “宇宙,人生,初非截然为二,而乃是一而二、二而一的。
  儒家常说的‘天人合一’即此理。所以在儒家,宇宙论与人生论,乃至知识论,原不可截分,而皆统一于究极至实体的宇宙论。由此,儒家才有‘形而上者谓之道,形而下者谓之器,继之者善也,成之者性也’,‘天命之谓性’,‘人之初性本善’等等说法。 “依西哲传统,哲学似首先是为‘爱智’。
  但依儒学,哲学是智慧之事,而亦是生命之事,说到底则更是本体之事。张载尝说:‘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’无疑,在横渠先生,此诸伟抱负皆属儒学之事,而显然亦皆属哲学之事也。” 既引上段过来,则对释、道亦不得无说。就为大多数人所了解的,佛家主旨在“出世”,道家主旨则在“避世”,而皆不同于儒家之主旨在“入世”,此说得之。
   佛家主出世,在根本上似因为他们观“世法”亦即万物为“无常”,为“空”,而“人生”亦缘起于“无明”,为“苦”,所以他们在“世法”问题上求“证真如”,在“人生”问题上则求舍“此岸”而渡“彼岸”。 道家主避世,在根本上似因为他们确实也在关注宇宙本原问题,但其所证入的“道”,或者“道体”,亦即实体,似只是一种外在于人的巨大得无法抗拒的莫测力量,所以他们只求消极避世,以合于此“道”,亦即“道法自然”,而不事人事,不事人为,以人为为穿凿。
  庄子指穿牛鼻、套马首都是人为的且违背自然、违背大道之事,就是要表达这一层意思。 儒家主入世,在根本上则因为他们真正穷极宇宙本原,深知宇宙本体也就是我们自身的本体,所以我们人人都可作自身的主人翁,存心养性,澡雪精神,既成为一个道德的人,亦成为一个于家庭、于国家、于天下有用的人。
  《大学》所谓“大学之道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”,以及人须“格物”、“致知”、“正心”、“诚意”、“修身”、“齐家”、“治国”、“平天下”,且自天子以至于庶人“壹是皆以修身为本”,就是对儒家学问境界的一个总括。 所以儒、释、道三家人生论上有分歧,其根源乃正在于其各自对宇宙实体的体认有正、有偏,有得、有失而已。
   须得讲明的一点是,上诸说皆为黄冈熊十力先生所持,而亦正皆为区区所深然之者。 回贴发过了好阵才看到贴主还有一问,即中国古代哲学“为什么现在好像不怎样了?”歉呀汗呀,呵。我得说,帖主这里的“好像”一词用得恰到好处,不知为不知,知之为知之,而且这也确实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,呵呵。
   个人觉得对于中国古代哲学讲什么这个问题,就不该眉毛胡子一把抓,就得先稍分个儒、释、道。同样,对其现在的状况也该依各学派来分析。尽管如此,区区在这里也只是说点个人意见而已。 应该说,佛家主要的面相还是偏于宗教的,其哲学方面固有可观,但毕竟都主要服务于个人的宗教修为。
  注意到这点,我们就可说佛家其实在现当代并不很弱呀,你不看现在寺院都还仍是满山,僧人也仍都是遍地么?再者,就其中可取的哲学层面言,民国以来太虚、印顺诸大师所倡导的“人间佛教”或者“人生佛教”也都颇足探究啊。 再看道家。道家在哲学层面在现代似乎确是没什么可观开发,学脉不旺,但在宗教层面可说也慢慢开始兴旺了。
  不过,个人觉得,仅系诸宗教层面,就是道教,前景也仍是堪忧的。 最后看儒家。不消多说,近现代以来中国内忧外患,加之儒家被不恰当地绑缚在了意识形态战车上一同沉浮,其境遇众所周知。事实上,由于同样的原因,佛、道二家也都曾受到影响,只不过儒家尤甚而已。
  “儒家尤甚”,其特别的原因不能不问!这个“特别的原因”,就是儒家在历史上曾长久地被作为我们中国人上至宇宙、下至人生的全方位价值体系。 这个全方位价值体系,只要其中的某一环出了问题,整个体系就可能崩解,这是可想而知的。儒家在近现代以来的各种可叹际遇都是从此来。
  常听人说儒学现在是“学绝道丧”,成了“游魂”,再复兴还得“灵根再植”。“学绝道丧”,“游魂”,虽不中亦不远。要“灵根再植”,其艰难亦可知矣! 但也不必太过悲观。儒家在历史上的那点过人处,实在是“大过人处”!其曾作为我们中国人长久以来的全方位价值体系,焉能是小道? 所以我们现在就看到,儒学逐渐复兴起来了,恰如杜维明先生所说,是“一阳来复”。
  而儒家也逐渐开始有人代言了,不仅逐渐有人敢于站出来为儒家说话,而且也逐渐有更多的人敢于站出来声称自己是儒家,大家所熟知的梁漱溟先生就是其中较早也较著名的一位,尽管其佛学的意味颇重。 所以儒家的复兴不必有太多忧心,虽然也确实需要我们每个人切实的着手去做!其原因乃就在上所说的儒学原就是一门探讨宇宙、人生诸大根本问题的学问。
  儒学在历史上的成就就是基于这一点。同样,在今天,我们也还可以基于这一点,为儒学的未来而充满信心地去谋划、去展望! 再说得贴切一点,就是因为儒学不仅原就是一门探讨宇宙人生诸大根本问题的学问,且事实上其中所凝结的智慧也确是包通宇宙人生的,而我们作为一个人,也总会在生命中的某一时、某一刻,要去追问宇宙人生诸大根本问题,如此就逃不脱儒学矩镬,就不得不自儒学来取材!所以儒学原不是无所取材的,恰恰相反,它乃真正是一有关宇宙人生的智慧宝藏!可以说,儒学在历史上的成就,今天的振兴,乃至未来的希望,根柢都在此。
   我这么说,我的底气是在哪里?这是不能胡吹的。这底气就在于区区由体己悟得黄冈熊十力先生尝谓古今中外,唯我们中国儒学真正悟得实体,究知体用,此言非虚! 实体是什么?就是本体。不要觉得发笑,这不是大而空的东西,而乃是我们生命的真实,是实实在在的东西,我们无有一刻逃得过它!今天我们漠视它,无视它,甚至鄙视它,这只是由于我们不愿过问它,或者其它什么原因。
  孔子在《中庸》里不说么:“道之不行也,我知之矣,知者过之,愚者不及也;道之不明也,我知之矣,贤者过之,不肖者不及也。人莫不饮食也,鲜能知味也。” 言至此,似乎也应当说及另一个问题,即现在的西方哲学发展怎样了?因为贴主提出中国古代哲学为什么现在好像不怎么样了,虽未明说,但也很容易使人想到这可能是以西方哲学为参照系的。
   关此,区区在对本站另一位朋友的提问“给我一些阅读建议”下的思考曾有相当涉及,朋友们若有兴趣,可以点开看看,网址是“ 西方哲学,或者宽泛一点说,西方文化,其突出的成就是可以为我所用的。这“为我所用”,就是为现代儒学所用,为当代中国文化所用。
  这不是从前“中体西用”的老调重弹。这里涉及的理论和境界,区区在那处回答中也都说到了,烦请朋友们枉驾。其中的根本之点,也仍在证悟本体,并且是从“在今天重提证悟本体之事的意义何在”这一角度来说明的。 还得说,区区上面提出的这点管见,也还是本诸熊十力哲学而来的。
   。
本站除标明"本站原创"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,如有冒犯,请直接联系冻梨网,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!转载请注明出处:中国古代哲学讲什么? https://www.donglinet.com.cn/236041.html